外部环境支撑美元相对优势 政策转向或将拖后腿

发布时间:2019-4-2 9:09:12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作者: 点击次数:603次

?? 尽管美国经济增长前景正在遭遇风险与挑战,但美元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表现依然可圈可点。虽然美元指数在2019年前3个月不断振荡,但最终依然以收涨的方式为第一季度的表现画上句号。截至3月最后一个交易日,美元指数冲破97。

?? 然而,美元是否将继续延续2018年独领风骚的强势走势,仍值得继续观察,拖累美元表现的因素已经有所显现。FXTM富拓货币政策策略和市场研究全球主管贾米尔·艾哈迈德(Jameel Ahmad)认为,美元在今年还是会继续走强,但表现可能不会有去年那么强劲,美元指数今年可能还会有1%至2%的上升。

?? 究其原因,美国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美联储货币政策转“鸽”成为关键的影响因素。

?? 回顾2018年美元的强劲走势,其背后的一个重要推动因素就是美联储不断收紧的货币政策。美国去年的经济增速在众多发达经济体中独占鳌头,在去年大部分时间内,美联储对于美国经济前景都持有相当乐观的态度。正因为如此,美联储在去年年内共实施了4次加息,“鹰”派氛围浓厚。

?? 然而,行至2018年底,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贸易保护主义的威胁以及美国资本市场的预警,均开始令美联储担忧是否低估了美国经济面临的内外部风险,因此,美联储的“鸽”派态度越来越明显。在今年3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美联储暗示今年年内将不进行加息,货币政策相较去年出现了明显的转向。

?? 其中,对美国经济增长的担忧是促使政策转向的一个关键因素。日前,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2018年第四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终值为2.2%,低于初值2.6%。此外,约占美国经济活动三分之二以上的消费者支出在2019年初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数据显示,美国1月个人消费支出(PCE)环比仅微增0.1%。

?? 在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看来,美国经济的下行风险值得警惕。“当前特朗普减税效应正在消退,且由于民主党的掣肘,今明两年美国实施进一步刺激性财政政策的可能性降低。随着2020年总统大选临近,美国的政策不确定性加大,债务上限问题可能再次引发政府‘关门’。”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进一步指出,贸易摩擦使得美国贸易赤字持续扩大,净出口对美国经济的拖累更加明显。美国经济正进入下行通道,一旦经济出现超预期恶化,将引发市场恐慌和全球经济震荡。

?? 在此背景下,便不难理解为什么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会由“鹰”转“鸽”。货币政策的变化令美元失去了一项重要的上行推动力,导致美元出现进入下行通道的可能。与此同时,美国特朗普政府减税的红利效应有所减退,也令作为美元支撑力之一的美国经济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

?? 然而,从目前的情况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直接转向降息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美联储理事夸尔斯依然对美国经济前景保持乐观,并且不认为收益率曲线倒挂是一个特别令人担忧的信号,等待时机采取行动是合理的。另外,美联储一贯的大“鸽”派明尼阿波利斯联储行长卡什卡利表示,目前考虑降息为时过早。美国圣路易斯联储行长布拉德预计,美国经济可能在第二季度和今年剩下的时间内反弹,现在考虑降息并不成熟。而前美联储主席耶伦也表示,美国经济目前不大可能立刻陷入衰退,今年不存在降息的理由。

?? 由此可见,美国当前的经济前景较为复杂,美国政府“关门”事件对今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是否可以在第二季度得到恢复,仍需要进一步观察。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抨击和施压也成为一大不确定性风险来源。因此,在去年支撑美元指数强势上扬的两大动力——经济增长以及货币政策,在今年都有所趋缓,利空效应或将有所显现。

??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美元正在面临下行风险,但相比其他发达经济体,在经济表现上美国依然占据较大优势。相对更为疲软的外部环境,成为美元保持相对强势的“秘诀”。

?? 英国议会在上周第三次否决了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脱欧协议,英国在4月12日无协议脱欧的风险陡然上升,英镑也因此受到明显打击,成为美元的利多因素。在脱欧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下,英国央行加息进程或将放缓,对英镑的支持力度也将有所减弱。此外,欧元区经济增速依然疲软,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预计将继续放缓。并且在民粹主义、英国脱欧以及与美国贸易摩擦等因素的打压下,欧元区经济难以在短时间内抬头,支撑欧元上行的基础较为薄弱。另外,包括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在内的多家发达经济体央行纷纷传递出了较为“鸽”派的态度。因此,美元有机会继续维持上行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