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时国际观察】全球化进程 面临“脱欧”挑战

发布时间:2019-3-22 12:46:51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作者: 点击次数:494次

?? 本轮始于20世纪80年代、由美国主导以及西方发达国家引领的全球化进程,造就了欧盟这一“一加一大于二”的经济一体化成功案例。但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全球经济萎靡不振,贸易保护主义开始抬头,“逆全球化”的趋势日益显着。2016年英国通过公投决定脱离欧盟开启了国家退出区域合作联盟的先例,作为一个典型事件,英国脱欧对欧洲区域一体化以及全球化的发展无疑有着相当的影响。

?? 可以预见,英国脱欧将对欧洲的一体化造成巨大打击。尽管英国并不是欧盟的创始国,自始至终也被欧盟边缘化。但总体而言,英国还是欧盟范围内最有影响力的三大国家之一,英国是欧盟成员国中两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也是欧盟中四个同时是西方七国集团和二十国集团的成员之一,在欧盟中的作用也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颇有影响力和强大的成员国退出,必然导致欧盟内部原有的权力平衡被打破。在脱欧公投前,英国在欧盟中发挥着双重功能。一方面,它与德国在反对保护主义和支持自由市场方面是盟友;另一方面,它又与法国合力抗衡德国的影响力。英国脱欧使英法德三强制衡的局面被打破,欧洲一体化的重心转变为法德轴心。法德两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之和约占欧元区的一半,它们对欧洲一体化的态度及其相互关系对欧盟未来发展的影响非常显着。随着法德在欧盟内权力地位的增强,欧盟内深化一体化的压力加大。

?? 与此同时,欧盟范围内“疑脱”的一些极端力量也会随着英国脱欧而逐步升温。从亚平宁半岛到波罗的海之滨民粹主义正在抬头,这极大地损害了欧盟的向心力。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使得欧洲经济持续低迷,失业率居高不下,激起了一些民众的排外情绪,欧洲难民危机的爆发更是助长了民众的不满和仇恨,右翼民粹势力借此得以扩张,一些欧洲国家的政局呈现右转趋势。在英国脱欧引发的“疑脱”浪潮带动下,近两年来右翼民粹政党在西欧和北欧的许多国家都取得了成功。2017年9月德国大选,联盟党和社民党共丢失13.7%的选票,而反建制的极右翼选择党成立不到5年就进入德国议会成为第三大党。同年12月,奥地利极右翼自由党成功入阁。去年3月,在意大利大选中,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党高票获胜。9月,瑞典大选,中左翼的社民党和中右翼的温和联合党所获议席均未过半,而极右翼瑞典民主党获得17.6%的选票,成为议会第三大党。陆续上台的民粹政党有着共同的特点,在理念上反全球化、反自由化、反精英政治,在政策上反欧盟、反移民、反现行体制,这些都将极大地冲击欧盟改革与一体化进程。

?? 英国脱欧也将对全球化造成深远影响。从区域合作层面来看,英国脱欧是对以合作和开放为价值基础的区域一体化进程的否定。在过去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整个世界都在朝着货物、服务和人才流动变得更加自由的方向发生转变,但英国脱离欧盟对这种趋势形成挑战。但好的方面在于,这也会引起人们对于全球化的反思。全球化的快速发展对全球治理能力提出的要求越来越高,现有的治理机制和体系却无法满足治理的现实需要,对治理结果的不满导致对治理必要性的质疑甚至排斥。

?? 英国脱欧凸显了全球化进程中的发展不平衡问题。全球化具有非中性特征,发展利益在不同国家、地区和社会群体之间的分配存在失衡现象。在带来了世界经济繁荣的同时,我们也需要看到全球化的确没能让所有人受益。经济全球化进程的确带来了新问题,如何有效减少全球化的不利影响并增加全球化的积极影响才是关键。自由贸易和经济全球化依旧是人类社会不可逆转的大势。对于英国而言,在“脱欧大戏”落幕后,如何在经济全球化中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也将是其面临的一大挑战。